专栏专刊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党群园地 > 专栏专刊 > 正文

【最美安全卫士】确保安全投入,保障企业效益

来源:红卫桥项目部   作者:易智棋   摄影作者:   编辑:彭婧楠   阅读:459   更新:2017年06月29日  

编者按:此篇为水电公司“最美安全卫士”演讲比赛获优胜奖演讲稿

从安全经济学的角度谈一下安全生产与经济效益的关系。首先跟大家解释一下什么叫“安全经济学”,安全经济学是研究安全的经济形式和条件,通过对人类安全活动的合理组织、控制和调整,达到人、技术、环境的最佳安全效益的科学。

大家总说安全即效益,那么从经济学角度说这个效益到底怎么来的,为什么安全即效益呢。安全是潜在的效益,所谓潜在就是在初期看不见、摸不着,存在于事物内部不容易被发现或发觉,潜含在整个生产的全过程或结果之中。安全具有正负效益的两重性,既安全生产是潜在的正效益,不安全就是潜在的负效益。潜在的正效益来自于安全生产的全过程,反之都是潜在的负效益。正效益蕴含在整体效益中,不明显;而负效益非常明显,经济损失相当严重,有的甚至无法估量。

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计算,如果发生一起死亡事故,那么对企业造成的损失有多大,大约120万,现在我们大家知道赔偿费用基本是这个数字,包括江西“11.24”事故处理结果,直接赔偿费用也是这个。但是发生事故真正的损失可不只是这些,当然如果通过一些途径可以解决的我们不说。 

按照美国安全专家海因里希和中国有关国家标准划分,事故损失可以按照经济特征划分,也可以按照损失承担者划分,也可以按照时间特征划分等,这个划分方式有很多。我们今天说的是从经济损失角度来说,经济损失分为直接经济损失和间接经济损失,我们说的120万,是直接损失,主要用于赔偿受害者。那么间接损失有多少,根据美国海因里希间接费用损失的研究调查,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的比例为1:4,这个比例属于估算,总体来说间接损失肯定大于直接损失,间接损失包括生产损失、财产损失、恢复生产时间费用、事故调查过程中损失等等,尤其事故调查可能勒令企业停工,调查时间不等,直接会造成生产进度滞后,一旦未如期完工,我们的违约损失等。这些加起来可能会是巨额的损失。

就以我们自身为例,我们现在打1m的隧洞,创造的价值在5000元左右,一旦发生一起事故,以损失200万计算,那么也就说明我们打400m隧洞才够200万。

除了这些我们还会面临着严重的个人损失,相关事故责任人的个人损失、会影响个人前途甚至整个政治生命,还会造成企业的声誉损失以及一连串的负面社会效益等等。就拿“11.24”江西丰城事故来说,现在立案调查,被逮捕的人数已到达18人,包括政府单位相关人员、业主单位、建设单位、甚至原材料的供应商都被逮捕,主要为职务犯罪、玩忽职守罪、行贿罪等等。建设单位被捕的人员上到经理,下到施工员,在“一岗双责”体系内,谁都跑不了,所以说一旦发生事故,后果是我们不能承受的。

那么我们知道这些对我们项目管理有什么作用呢,我觉得可以做为我们管理的一个科学依据。

首先是要求我们自身必须找出安全生产与经济效益的平衡点。对企业而言,安全生产与经济效益两者之间既辩证统一,又相互矛盾,解决这对矛盾的关键就是找出两者之间的平衡点。作为一个企业,应该明确企业的责任和目的。我们不能忽视安全,也不能不要效益,要确保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和职工的切身利益,这是责任的体现和每一个企业的根本目的。没有安全,企业很难维持正常运转。合理的安全生产投入,能减少和防止事故的发生,能保证生产的顺利进行,从而也就提高了企业的经济效益。安全投入的有效性和及时性是安全工作顺利开展的保障,安全资金必须做到专款专用,建立独立的资金使用台账,并应跟踪每笔安全投入资金的具体落实情况,充分将资金使用权利下放到安全管理部门。安全投入也不单是财和物,还应该包括思想意识等内容。同时,由于安全事故本身的不可逆转性,决定了投入和安全,安全与效益的彼此连动、互为因果:即投入保安全,安全出效益,效益供投入。

安全投入虽不等于安全,但安全却不能没有安全投入。确保安全投入是为了更长远的安全和效益,我们应防止安全投入上的急功近利,投机取巧,否则事故无情。2010年7月3日,福建紫金矿业发生重金属泄露事故,此次事故导致当地棉花滩库区死鱼和鱼中毒约达378万斤,废水渗漏量达到9100立方米,严重污染了环境,使无数家庭深受其害。事故发生以后,紫金矿业宣布铜矿湿法厂无限期停产。2009年,紫金山铜矿产铜约1.3万吨,如果按照期货市场价5.3万元每吨计算,那么紫金矿业半年将损失约3.5亿元。为解决当地老百姓的生活用水问题,上杭县政府表示要在汀江上游建造自来水厂,该厂投资约2.5亿元,据了解,紫金矿业已承诺为此投资1亿元。如果再加上死鱼赔偿的潜在成本,以及未来环保、证监部门的罚单,那么紫金矿业的损失可能达到7个亿。由此看来,安全事故给企业以及国家带来的损失并不只发生事故时的直接经济损失,更多是后续用于重建和维护的间接经济损失。

其次是应当加强队伍负责人包括班组长的安全责任意识,在管理过程中我们可以跟他们“讲道理、讲后果”,讲清事故发生造成的经济损失、个人承担的后果,从我们“要他安全”的状态转变为他们主动有“我要安全”的意识,那我们的安全管理工作才真正的到位。

2014年12月31日9时许,佛山市广东富华工程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发生气体爆炸事故,造成18人死亡,30余人受伤。据后续调查了解,事故发生位于三号车间油漆部发生爆炸,经调查询问、现场勘查和物证鉴定,初步查明事故直接原因是工人大量使用稀释剂清洗车轴总装线设备和地面过程中,流入车轴总装线地沟内的稀释剂挥发产生的可燃气体与空气混合形成爆炸性混合物,遇现场违规电焊作业火花引发爆炸。有位受伤较轻的油漆工对记者说“工人的操作方法可能存在不规范的地方”,而佛山市一位政府工作人员对记者说“到底是管理上出的问题还是工人操作上出的问题,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由此可见,安全事故的主要发生源头还是工人和管理人员的安全责任意识不够深刻,太过于注重工作效率,从而没有进行规范的安全操作,一个看似小小的细节,最终酿成这血淋淋的悲剧。如果当时的操作工人或者现场管理人员能够多一点安全意识,可能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安全生产就是保证企业持续、健康、稳定发展的重要途径。安全生产与经济效益是相互联系、相互作用不可分割的整体,安全生产是企业提高经济效益的重要力量和支柱,没有安全保障,企业的经济效益就难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