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报道 > 正文

一只候鸟的故事

来源:新人心语   作者:关鑫磊(平桥)   摄影作者:   编辑:杨维婷   阅读:300   更新:2019年08月07日  

随着长春飞往长沙的航班的落地,时隔3小时20分钟,我收起我的小翅膀,第一次站在长沙的土地上。发红的土地,炽热的阳光,以及我职业生涯的开端。选择提前几天抵达长沙除了见朋友,还想要和这个明快的城市好好的认识一下。从省博物馆马王堆开启第一站再转到IFS国金中心,吃上一口未见其人先闻其味的臭豆腐。在橘子洲走到腿软,然后坐上托马斯小火车上,见到壮观的打卡胜地-毛泽东青年雕像。在太平街漫步老街石板路,品尝古朴与新鲜相撞的气息。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过来,一眼一眼的看过去,这个城市逐渐变得不那么陌生,仿佛对我这个新朋友,他愿意展示自己温柔的样子。我总是这个样子,总要提前几天和我要去的城市去交个朋友,然后再进行自己的“真正任务”。提前几天去走访、去欣赏,提前几天消除陌生和不安。一杯幽兰拿铁再加一杯声声乌龙,清甜靓丽,百转千回。

然后我飞到了南托,见到了另一群候鸟。他们和我一样,眼底闪烁着好奇、期待和兴奋,他们来自五湖四海,飞过不一样的名山大川,每个人的身上带着独属于家乡的气息,我们在南托相遇,在南托一起制造属于我们自己的回忆,然后像每一年的候鸟一样,我们再启程,飞往贵州、安徽、深圳、岳阳、云南,一切我们要去的地方。但是现在,我们身上拥有了彼此的气息,让我们再次在天上相遇的时候,一眼就能看到彼此的身影。长沙带给我的,是甜的、是酸的、是温的还是辣的,馥郁而又奇妙。

第二章:直线距离820km+141km 

列车从山间穿过,越过古树、掠过旧屋。越过浮光,化为掠影。白色的墙,黑色的檐。眼底都是绿色的山以及身着民族服装的村落。每一个驶离隧洞的时刻,都像是闯入另一个世界,是没有见过的世界。雄奇峻秀,薄雾飘然,这是一只北方候鸟未来要翱翔的地方。

太阳落了山,列车靠了站。踩在贵州盘州的土地上,迎面而来的是清凉的空气和微润的风,我抖了抖翅膀,扫去劳顿和困倦。在这里稍作停留之后,就将要去往我要筑巢的地方。比起高楼大厦,灯红酒绿,我更向往的是山和水,林与天。拍着翅膀,乘着风,飞过一个又一个路灯、越过一个又一个路口,平桥映入眼帘。有山有水、有人有营,有工程有技术、有生活有欢愉,这是我想要的地方,这是我要筑巢的地方。

第三章:海拔1326m

  许久没有听过的公鸡清鸣叩响了清晨的第一声房门,山间的雾气悄然散去,第一缕阳光照射到营地的大门上,这里是平桥水库水利枢纽项目部,这里是海拔1310米。手握美食权柄的姐姐打开了员工食堂的门,我们新的一天在这里提笔。我们走过溢洪道、走过灌浆平洞、走过石料厂,在制高点鸟瞰整个宏伟的大坝。我们走过兴仁市、走过安龙县、走过戈塘镇,在满池荷花前留下我们的身影。这里是5000平方米的营地,这里是无数倍营地面积的平桥。我张开翅膀,在林间飞去飞来,衔起树枝、衔起泥巴,一点一点的筑起我的小窝,在这条路上我遇见了师父、前辈、遇见了师哥师姐、遇见了和我一起衔树枝的人。我属于2-1、我属于设备物资办、我属于平桥。2818km的大迁徙逐渐的接近尾声,北方的候鸟正在构筑自己在南方的巢,我打开了一路上一直在工作的GPS,查看从平桥到家的距离,屏幕上显示的数字是0km,原来我就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