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报道 > 正文

回忆录

来源:教师节   作者:吴杰   摄影作者:   编辑:杨维婷   阅读:237   更新:2018年09月12日  

《礼记》有云:“经师易得,人师难求。” 我想,很多事情如果经久不提便容易遗忘,便借文字记录下我的好老师们,以期若干年后师生情谊还有得回忆。

他是我的小学数学老师,在小学的学习中,语数外我最没把握的科目就是数学了,最不理想的分数也就是数学了,每次考试都是50多分,因而我也经常被“留学”。同伴总是改完了错误,早早地回家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在空荡的教室里发愁。回家的路上还有一条狼狗,总是“汪汪汪”叫,迟回的我就更害怕了,在心里谩骂他千万遍。但在六年级的时候,数学90多分已是家常便饭了。

她是我的初中音乐老师,穿着总是色彩靓丽,一个星期,或者一个月衣服都不带重样的。对于只能穿校服的我们来说,内心有多羡慕、嫉妒。课程不多,她总是透出满满的生机与活力,很爱笑,她的笑让人感受到温情洋溢。她还爱讲故事,特别是情歌背后的故事,讲得很是动听,对情犊初开的我们来说,又欢喜又胆怯。

她是我的高中语文老师,已经不大记得她是什么样子了,但是我记得她第一次走上讲台。把两只手轻轻地悬在讲台上,她没有带粉笔,没有带备课笔记,也没有带语文教材,是空手走上来的。她望着我们,说了一句话,说:“同学们,什么叫‘语文’。”然后她用了两节课的时间,给我们阐释什么叫“语文”。期间,天开始下雨,她把脑袋转向窗外,对我们说:“同学们,你们知道吗,一年四季的雨是不一样的。春天是春天的雨,夏天是夏天的雨,秋天是秋天的雨,冬天是冬天的雨。”

他是我的论文导师,是一个刚毕业又老成的博士生,懂情趣又温情。爱找麻烦的我,总是有问题就直接找他,他大多耐心地讲给我听,偶尔会将我拒之门外。我们还会在一起聊天,经历有限,大多时候是他在讲,讲他大学时候的事,有趣又富有年代感,时常逗得我哈哈发笑。我们的相处,有一种轻松感,似乎没有什么代沟,更像是一场完美陪伴,给我“同伴”的感觉。他豁达的人生态度,在我看来是现在这个社会中最难得的,同时也指引着我前行。

或许,随着年岁的推移,他们教给我们的知识,会被我们遗忘,但,有些东西,譬如为人处世的原则、看待问题的角度、对待生活的态度,或许早已潜移默化地成为我们生命的一部分,与我们融为一体,相伴相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