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风采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风采 > 员工风采 > 正文

临江而坐

来源:大藤峡项目部   作者:粟增辉   摄影作者:何雯莉   编辑:杨维婷   阅读:369   更新:2019年05月13日  

滚滚黔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在朋友圈看到一张图片,一人临江而坐,面江而望的画面,这一幕幕触人心扉的画面又出现了。抬头望望天,不见月儿笑,低头看看地,只见滚滚黔江水东流。抬头望天,他思何人何物?低头望水,他又在沉思什么?一入水电行,离亲远朋,隔千山万水,与之朝夕相伴的,那便是钢筋水泥与江水。何不思念家人,何不牵挂远方,千丝万缕的沉思何不爬上心梢?那他临江而坐,他在思什么?

黔江新雨后,空气早来嗅。下了一整夜的雨,江边散步时,每次临江而望的人都不同。但,早起的鸟儿有地占,质量办的老尹,几乎白天黑夜都见不到他身影,想要见他,除了食堂,就只有这临江的石头边了。这么美好的画面,总让人不忍去打破它的静谧,不愿打扰他的望江而思。老尹不苟言语,喜欢独来独往,不与人争。为何他长期起得如此早,又为何偏选此处呢?也许,这是他的习惯,也是水电人的习惯吧——晚睡早起。或许,他对远处烟雾昵缠的青翠小山岚偏爱有加,向往那如妙如仙的深山生活。又或许,面对着来来往往的船只,他会想它们的终点站会是在哪呢?行驶的途中又会遇见怎样的人和风景呢?也许他会睹物想己,水电人,正和这过往的船只一样,干完大藤峡又投入到下一个工程建设中,期间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成为这巍峨雄伟工程成长过程重要的人或过客。黔江水一路奔腾向东,水电人的工作生涯亦是如此:兢兢业业,马不停蹄地奔忙。又或许,看着湍流的黔江水,他会感叹:时间如流水,光阴一去不复返,青春韶华都奉献给了深爱的水利水电建设工作,即使青春不再,也有“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壮志。又或许,他陷入想象中,想着大江截流一个个船闸升起降落的恢弘……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Ta,Ta现在好吗?遥远的Ta,仿佛借风声流水玉盘递话,话啥说啥?都只有猜测体会的份,而真正想借风声流水玉轮传递啥,只有自己本人才知道。

下班后,是人们最休闲的时刻,也是时间最充足的时刻。可以饭后约上三两好友一起打打篮球,约上闺蜜打的去城里走走逛逛,买喜欢的衣服,品尝当地美食。但,总有这么一些人,是喜欢去江边散散步的,有躺在青葱的草皮上拿起手机和家人视频的,有蹲坐在江边杂乱而大块的石头上面江久久不肯走的。

再看朋友圈,又被一张身着橙色工装临江席地而坐,面望黔江的图片吸引住了。他是谁呢?为何一人独坐在江边,看江面过往的船只?他望着不远处的村庄,他在思念远方的亲人?自古都不乏望月思亲,望月而思之作,诗仙就有过“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思乡之作。苏轼有过望月而发“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感慨。但,空中且无玉轮悬,也未到夜深人静之时,他却有着无数的惆怅与想法。或许,他只是静静地享受着这饭后的悠闲时刻。或许,他只是望着右岸来往的运土车,他在构思着左右岸竣工后的宏伟景象。亦或许,深藏在其心中却无法言于表达的思亲之乡愁涌上了心头。又或许,他的思念太深太切,而没有勇气拿起手机点开视频键,只好拾石而坐,把思念远方亲人的泪水噙住,让船只和流水传达自己的思念和对亲人的祝福。

院子里则是另外一番景象,三两小儿牙牙学语,他们的父母和亲人紧随其后,咯咯咯的欢笑声,鸟儿的喳喳声,伴随着风,仿佛把旁边的树枝都引得翩翩起舞。如果这些孩子不在这里,而是远隔万水千山,这些人是否也会像那些望江人一样,畅想工程建成后的美景?思念可爱的孩儿和远方的亲人?也会和其他人一样躺坐在草地上点开和家人与女儿视频的视频键,又或许,也会像老尹和大叔一样,把对水利工程和亲人的那份情感藏在心底?

滚滚黔江水继续向东流去,无论水电人在江畔与否,愿船只能捎去他们心中对工程的热爱,愿微风吹散些他们心中的愁思,愿流水能带去他们心中对亲人的思念。

滚滚黔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在朋友圈看到一张图片,一人临江而坐,面江而望的画面,这一幕幕触人心扉的画面又出现了。抬头望望天,不见月儿笑,低头看看地,只见滚滚黔江水东流。抬头望天,他思何人何物?低头望水,他又在沉思什么?一入水电行,离亲远朋,隔千山万水,与之朝夕相伴的,那便是钢筋水泥与江水。何不思念家人,何不牵挂远方,千丝万缕的沉思何不爬上心梢?那他临江而坐,他在思什么?

黔江新雨后,空气早来嗅。下了一整夜的雨,江边散步时,每次临江而望的人都不同。但,早起的鸟儿有地占,质量办的老尹,几乎白天黑夜都见不到他身影,想要见他,除了食堂,就只有这临江的石头边了。这么美好的画面,总让人不忍去打破它的静谧,不愿打扰他的望江而思。老尹不苟言语,喜欢独来独往,不与人争。为何他长期起得如此早,又为何偏选此处呢?也许,这是他的习惯,也是水电人的习惯吧——晚睡早起。或许,他对远处烟雾昵缠的青翠小山岚偏爱有加,向往那如妙如仙的深山生活。又或许,面对着来来往往的船只,他会想它们的终点站会是在哪呢?行驶的途中又会遇见怎样的人和风景呢?也许他会睹物想己,水电人,正和这过往的船只一样,干完大藤峡又投入到下一个工程建设中,期间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成为这巍峨雄伟工程成长过程重要的人或过客。黔江水一路奔腾向东,水电人的工作生涯亦是如此:兢兢业业,马不停蹄地奔忙。又或许,看着湍流的黔江水,他会感叹:时间如流水,光阴一去不复返,青春韶华都奉献给了深爱的水利水电建设工作,即使青春不再,也有“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壮志。又或许,他陷入想象中,想着大江截流一个个船闸升起降落的恢弘……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Ta,Ta现在好吗?遥远的Ta,仿佛借风声流水玉盘递话,话啥说啥?都只有猜测体会的份,而真正想借风声流水玉轮传递啥,只有自己本人才知道。

下班后,是人们最休闲的时刻,也是时间最充足的时刻。可以饭后约上三两好友一起打打篮球,约上闺蜜打的去城里走走逛逛,买喜欢的衣服,品尝当地美食。但,总有这么一些人,是喜欢去江边散散步的,有躺在青葱的草皮上拿起手机和家人视频的,有蹲坐在江边杂乱而大块的石头上面江久久不肯走的。

再看朋友圈,又被一张身着橙色工装临江席地而坐,面望黔江的图片吸引住了。他是谁呢?为何一人独坐在江边,看江面过往的船只?他望着不远处的村庄,他在思念远方的亲人?自古都不乏望月思亲,望月而思之作,诗仙就有过“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思乡之作。苏轼有过望月而发“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感慨。但,空中且无玉轮悬,也未到夜深人静之时,他却有着无数的惆怅与想法。或许,他只是静静地享受着这饭后的悠闲时刻。或许,他只是望着右岸来往的运土车,他在构思着左右岸竣工后的宏伟景象。亦或许,深藏在其心中却无法言于表达的思亲之乡愁涌上了心头。又或许,他的思念太深太切,而没有勇气拿起手机点开视频键,只好拾石而坐,把思念远方亲人的泪水噙住,让船只和流水传达自己的思念和对亲人的祝福。

院子里则是另外一番景象,三两小儿牙牙学语,他们的父母和亲人紧随其后,咯咯咯的欢笑声,鸟儿的喳喳声,伴随着风,仿佛把旁边的树枝都引得翩翩起舞。如果这些孩子不在这里,而是远隔万水千山,这些人是否也会像那些望江人一样,畅想工程建成后的美景?思念可爱的孩儿和远方的亲人?也会和其他人一样躺坐在草地上点开和家人与女儿视频的视频键,又或许,也会像老尹和大叔一样,把对水利工程和亲人的那份情感藏在心底?

滚滚黔江水继续向东流去,无论水电人在江畔与否,愿船只能捎去他们心中对工程的热爱,愿微风吹散些他们心中的愁思,愿流水能带去他们心中对亲人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