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风采 > 散文随笔 > 正文

眼泪守恒定律

来源:水电公司机关   作者:马贵霖   摄影作者:   编辑:杨维婷   阅读:319   更新:2019年05月08日  

2013年高考结束的夜晚,我在QQ空间里写道:在我拙劣的世界观看来,爱哭的人都善良。

求学生涯的第一次数学考试中,我在4+2的等号后面写上了8,与100分失之交臂。在那个幼小的年纪,这雷霆霹雳般的打击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创伤,是我有记忆以来最早的痛哭经历。大学的最后一餐饭,系里的老师带着我们唱,少年壮志不言愁。

2007年中学住校的第二晚,我给爸妈打电话哭诉想家,第二天他们便赶来看我,我钻进父亲的怀里大哭,那是第一次,从此也再没有过。这些年行囊换了几套,通往四面八方的车票也厚厚一叠,再没把想家说得出口,每次离家都听着母亲的絮叨和父亲的沉默。

去年六月份水电公司的党群培训课上,收到了外公去世的消息,关上手机后发呆了几秒,又回过神来继续听讲。回到房间把脑袋埋在枕头下,细数和老人家的一点一滴,最后睡着了。没有梦见他,没有掉眼泪。

离开清原的早晨,天还黑漆漆的时分,我蹑手蹑脚起床洗漱,然后在办公室等着出租车,微信跳出一条消息:一路顺风。那是正与我一门之隔的唐铭发来的,他看见我起床时默默的手机亮光,听到我洗脸时水花激打在脸上,依旧像是躺在粘鼠板上一样的床上未动分毫,没有抱头痛哭。可那句祝福像初逢时的问候那样轻声,单纯到不去思索我走之后究竟谁才是清原项目部第一胖的争论已经变成了实锤。

刚开始接触市场部的工作觉得很繁杂,相比之下,在项目上的生活反倒像是唐铭挑水、唐铭劈柴、唐铭煮饭的小幸福。一月份的长沙室内很冷,弥漫着一股空调吹不散的湿凉,让人总在半夜失眠。我的新室友秦明东总会在晚上给我发信息:老马,回来的时候帮我带瓶水。办公室的姐姐们都在说:小马你再瘦一点就好了。我的领导谭峰总常常在隔壁办公室喊上一句:小马,来我办公室一趟。人总要像一滴水一样,坠进一塘水中,浑然一体,而这份认同感的第一步,就是前辈叫我小马,后生叫我老马,现在的我,走路带风,百呼百应。

女朋友对我说,你要成为一个坚强的男人,不能掉眼泪。再坚强的男人也会有他的弱点,神话中的战神阿格硫斯,被人一箭射在脚踝上,死掉了。我对她说,你是我的脚踝。

长沙的天总是阴沉沉的,像是盖了一层久未擦洗的穹顶,让人情绪低徊。当我百度了厄尔尼诺、城市雨岛效应、萧敬腾,还是说不明白天气中的原理,只怪地理课程被划到了文科班级。同事告诉我说,这个季节就是这样。像是一则定律,这个季节就是这样,像北方的冬天一定会下雪,吃多了不运动一定会长胖。

北上广说不相信眼泪,职场说不相信眼泪,达尔文说,眼泪本身对于人体是没有意义的副产品。这话明显是他的自相矛盾,流泪是适者生存进化出的技能,就像老鹰有翅膀,乌龟有甲壳,只不过有的人眼泪多,有的人眼泪少,而人一生中的眼泪如果是守恒的,那人也是会一点点变坚强,我像一条满身坚韧的鱼,游进更加广阔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