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风采 > 散文随笔 > 正文

房子

来源:九江项目部   作者:张继强   摄影作者:   编辑:杨维婷   阅读:141   更新:2019年02月26日  

题记:我曾经看到过许多写母亲的文章,最打动我的是蔡崇达在《皮囊》一书中写的《母亲的房子》。从这篇文章里,我读出了爱情、亲情以及许许多多温暖的情感,人与人之间、不同角色之间需要承担的责任。正如马赛尔•普鲁斯特所说: 每个读者只能读到已然存在于他内心的东西。书籍不过是一种光学仪器,帮助读者发现自己的内心。

         黑狗达有个可爱的母亲,他的母亲一生都与房子有关。第一次和相亲对象约会时,他指着一块儿地对她说,他早晚会在这里为她建造一栋房子。后来,他兑现诺言。在结婚三年后,终于买下这块地,建了一座房,一座还不完善的房子。再后来,他中风,做手术,偏瘫。而她,不光要照顾不能自理的他,还要供儿子读书上学,还要为女儿准备嫁妆。医药费,以及家庭所有的开支都靠她,里里外外的家务也要靠她。就是这么一个被生活重担压的都快喘不过气的体重不足九十斤的女人,却坚持要建房。

第一次跟儿子提起建房,她没有顾儿子的学费,没有顾女儿的嫁妆,同样也没顾已经偏瘫的丈夫的医药费,和一家人的生活。黑三伯劝她不能自私,要为儿子考虑。不光是三伯,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觉得修建一个即将要拆的房子都不正常。只有黑狗达知道,他不能拒绝。也是此时,他才知道,原来建房子,不是为了面子,而是母亲想让父亲感到这个家健全而完整。黑狗达说,他也知道他将永远有家可回。

如果只读到建房子,恐怕没有人不指责黑狗达这位“可爱”的母亲。只是,这房子,不光是房子,它代表着一个平凡女人的爱情,它融入了这个女人的坚强倔强,它代表着一个完整的家,它也某种程度上成就了一份尊严。所以,当你读懂了爱情,当你遇见了真实的情感,即使是冰冷的石头,也是温暖的。

 我也有一个坚持要盖房子的母亲,不过这份坚持是跟从与父亲的想法。2002年,我正上高中,弟弟、妹妹在读初中,房子也刚开始打地基。而就在那年,父亲因为晚上跟朋友喝酒,骑摩托车回家时出了车祸,差点就没了命,我们全家都要吓傻了。又是学费、又是医药费、还要建房子。眼瞅着再过两年我们都要上大学、念高中,亲朋好友的钱也都借了个遍,实在无处可借了,父母才在盖完第一层框架的时候,搁浅了建造。但是,建房子的事情一直是父母心中的结。

 2007年,我都已经放寒假回来,父母还在外打工。记得有为曾在一起打工的叔叔,过年时来家里串门,他说:“强,你一定要孝顺你大大(父亲)和你娘。你知道么,我那次见你大大,回去的路上一路啃着凉透的馒头,到了住的地方,你娘端了盘咸菜,唯一热乎点的就是热了两遍的大白菜炖豆腐。”后面的我已经听不清了,我只觉着泪珠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后来,直到2009年,我上班一年后,家里的房子才最终建成,并且又多盖了一层,温锅那天,父母甭提多高兴了,出事后一直不敢再喝酒的父亲,也多喝了几杯。所有人都不理解,为什么没钱还要建这么大的房子,有个地方住,遮风避雨不就行了吗。这叫死要面子活受罪,最初的我也不理解!

可渐渐的,我明白了。当年,父母累死累活的要建这房子,完全是为了我们。什么面子,他们自然想要,但是,他们更想要的是,我们几个无论什么时候都有家可归,我们几个不用寄人篱下看别人眼色,我们几个不用再住以前那样呼呼漏风的茅草房子。

母亲说:这个房子永远给你们留着,将来,不论你们在哪里,回来的时候,都有地方住。

这就是母亲的房子,也是我们的房子,温暖、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