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风采 > 散文随笔 > 正文

城南旧事

来源:桃源项目部   作者:周丹   摄影作者:   编辑:杨维婷   阅读:155   更新:2018年09月27日  

人建城,城里有人,人有情,情为事,存于记忆。这是他和她的故事。

当东江开始进入雨季,你的心便开始不安。你说,并不是因为他。

他是你的丈夫。也许,只是想到春天的那次分别,他离开时说过的话:刚接到复工的通知,这次离开树叶刚刚发芽,等到下次再见恐怕会是寒冬腊月,便让你心存芥蒂,而这样的境况曾不止一次地令你感到压迫而无助。

每天听着广播,始终不自觉的就关注着东江的天气变化,收音机里一次次预报洪灾险情加剧了你的担忧和牵挂。那时,他刚离开不久,而你也始终责怪他没花时间陪你和孩子,你大可不必对他这样寄予过多的思虑,所以,你说,并不是因为他在那里。见到有人组织向灾区捐助物资,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你却急急火火地收拾好一包又一包送出去,你对自己说,不是因他的缘故。你决定去工地看他,心底里也是打算对你心里的疑惑和愤怒有个交代,就这么简单。接到他的电报不久,一个人踏上了离家的列车。

到达他的驻地已是第二天的晚上,他匆匆安排好你的住处,外边有人喊,便又跑了出去。

你一个人呆呆的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感觉异样。心里说不出的疑惑:怎么在家失眠,到了他这里,情况并没能因为长途跋涉得到改善?唯一不同的是,身边缺少了儿子和父母的陪伴,家也换做了一个陌生的空间。

你无聊地打开了收音机,却又听闻广播说今晚十点三十分左右第五次洪峰到达,水位超过警戒线两米,居民要时刻注意人身安全。

湖南的天气是四季分明的,但今年的雨季,似乎比往年来的更加猛烈,雨水一场接着一场,水在河堤上到处寻找着宣泄的出口。洪灾最是无情,造成的灾难并不亚于战争,而他却在这里工作。本来计划,等到蝉虫知夏,他便请假回家和你相见,此时,却无法分身。

广播里说,“江面水位再次超过警戒线”。你的心,似乎从未真正的放下,只感觉周围的所有空间仿佛已经置身孤岛一般与世隔绝,陷入孤立无援天地,你心里委屈的只想哭。

半夜,他推开了屋子的门,看着软成一堆散架却仍然没有熟睡的你,欲言又止,半晌才说出话来:他说自己是值夜班,得马上到工地上去,而后又嘱咐你先好好休息,早饭明早会有人送过来。听到有人喊,急急地又走了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来敲门,起身时你发现自己浑身酸痛,好像眼睛也肿胀的不舒服起来。打开门,外面,雨,又飘起来。

你知道来人是他的同事,虽然他从未和你提及工地的故事。来的是一个个子高大,长方脸的大男孩,他的手里端着三个摞在一起的铁饭盒。他帮你从食堂打来了早饭。门外,他站的地上一滩水渍,却并不进到屋子里,把饭菜递给你说,雨一直下个不停,本来想替俺哥请你下次馆子的。他的话你基本能听懂,浓厚的北方口音。你接过饭菜请他进来坐,他推辞了,始终站着门外说,自己白天休息,就住在附近的一间屋子里,用手指向不远处的房间,说有事招呼他一声就行。他对着你友好微笑,露出脸颊上浅浅的酒窝,你对他表示感谢,他拘谨腼腆客气着离开。

你的饭还没吃完,他再一次来敲门,送来一支手电筒和一把雨伞。说最近雨水勤快,有只手电筒要方便些。你不知道他做这些事是不是受他所托,还是,他自己因为和他关系亲密代替他做这些事情,为此你感到诸多不快,为什么素未谋面的陌生人都比自己的丈夫给的关爱多?

到这里的第三天,你请求酒窝男孩带上你去他工作的现场。你就是想看看他的不能离开到底为何。这次前去,是你鼓起十二分的勇气,想和他商量一下分开过的事情。

走在前往现场的泥泞路上,工人们在洪灾到来之时,一边要护卫自己的劳动成果,一边要投身抢险救灾工作,来到工作现场,你对“不能离开”的概念似乎又有了全新的了解。

         此时的他,正指挥着机械在半山腰上作业,今天,雨势稍有好转,为了赶上这天时,工人们马不停歇,当值人员吃喝住都是在现场解决,一个人实在困倦不支,才被另一个人替换下来,在路边临时搭建的棚子里休息。

         你有两天的时间没见到他。

山腰处,他指挥的那台大型修筑机器推动坡土填筑坑穴。看得出来,那分明是一座被推平的山。一辆辆运输车,载满泥土从你身边颠簸驶过,路面泥泞不堪,车痕深没及膝,错综交杂。你一边躲闪车辆往来,一边专心寻路,借着过往车辆的胎痕向他的位置靠近。当你在他的面前出现,他感到意外和惊喜,三步并做两步走过来,还没开口,水雾和着厚重的呼吸声便迎面而来,你不禁打了个寒颤,山上因雨水和海拔而变得异常的寒凉,而你却全无经验,穿了平常的衣服就上来了。他见你冷得瑟缩一团,急忙脱了身上厚厚的工作服披在你身上,尽管如此,你的身体还是一时不能适应这环境,抖得如那风中的狗尾草一般。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临时工棚,示意你走到那里等他下班。

他这两天吃住在工地,床单枕套上,都泛着黄黄的泥啧,当你想把他的床单枕套拆下来去清洗时,意外发现了一个夹着照片的笔记本,在他的枕头下面。他有记东西的习惯,这你是知道的。翻开夹着照片的那一页,映入眼中的却是你的生活喜好,爱葡萄,不爱芒果...越往后看着,你们的生活点滴,便豁然跃于纸上,从你们最开始的相遇,到上一次春天的离别,看着看着,你便红了眼眶,他从未说过爱你,却比你的父母更懂你。照片是你们的结婚照,右下角的位置上留有大拇指清晰的指痕,想必他端详过很多次。看到照片里的自己:长发披肩,面带微笑,安静温和,不算漂亮,只能用周正来评价。而他,依旧是不苟言笑。想象着被他每天拿在手里观看的情景,不仅心底酸涩,泪便再也忍不住的往下落。

你从工棚拼了命似的冲了出去,跑到他面前,一把把他抱住。他愣了一愣,关切的问你怎么了,你并没有说,只是紧紧的抱着他啜泣。

...

去年的秋天,你走了,剩下了他。他看着熟悉的景,想着熟悉的人,记着熟悉的事,然后惯性般的发呆。他照样未说过爱你,却又爱的深沉。

这是爷爷和奶奶的记忆,也便是我们工程建设者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