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风采 > 散文随笔 > 正文

又一年

来源:萍乡项目部   作者:刘柏霞   摄影作者:   编辑:杨维婷   阅读:127   更新:2018年09月27日  


                                                 抹不去的母爱还在延续

                                                                                                                                                  —题记

          时间就如同从指间滑过的流沙,想要用力握住,却又走得更快,那些旧时光里的忧愁、悲伤、快乐,都随着似水的流年悄然逝去,而藏在那些心底里的爱与思念却在记忆深处历久弥新,熠熠生辉。


又一年,那些不变的

日子的缓缓流逝,总能冲淡一些记忆。然而,有些事,有些人,是一辈子都难以忘却的。就像一块伤疤,揭开它止不住的疼痛,牵一发而动全身。三年,十二个春夏秋冬,我可以封锁一段往事,让它停驻在记忆的后花园。可您的笑容依旧不时展现在我面前,那么和蔼可亲,那么慈祥,一直未曾改变。

不变的是脑海里您在田间劳作的模样。您是农民,劳作是您的本分,唯有日夜的劳作,才使您感到您是活着的和活着的一些生存与意义,是天正地正的一种应该。

很小的时候——那时我只有几岁,或许是不到读书的那个年龄吧,便总如尾巴样随在母亲身后。母亲劳作的时候,我喜欢立在她的身边,一边看她举镐弄锹的样子,一边去踩踏留在母亲身后或者她身边的影子。母亲有15多的个头,虽然个头不高,但是干起活来依然不熟任何人,父亲常年在外地打工,母亲一个人承担起了家务、农活以及照顾我们姊妹的重任。那时候,我看着她把镢头举过头顶,镢刺儿对着天空。晴天时,那刺儿就似乎差一点钩着了半空中的日头;阴天时,那刺儿就实实在在钩着了半空的游云。有时候母亲中午不回家,山上只有我们一家在劳作,四处静得奇妙,我就听见了母亲的镢头钩断云丝那咯咯叭叭的白色声响。追着那种声音,就看见镢头在半空凝寂了片刻之后,一瞬间,又暴着力量往下落去,深深地插在了那坚硬的田地里。母亲就这样一镢一镢地刨着,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在他的镢下流去和消失。每天清晨,往山坡上去时,母亲身影显得挺拔而有力,到了日落西山,那身影就弯曲了许多。

……

不变的是印在心底里她的淳淳教诲。母亲出生在七十年代,那是对于教育并没有被重视。她不识字,但是对于我们姊妹三个的学习却尤其上心。她常常说起一句话“我没有读过书,但是我拼死也得让我的孩子有出息”,那是的我还不能理解母亲眼里的有出息是什么样子。我每天都向母亲汇报在学校里学习的情况,母亲总是夸我说:“我女儿是最棒的、学习是最好的!”当我做得不够理想时,她又鼓励我讲:“我女儿不比别人差,下次一定会做得更好。”她常和邻里的大娘大婶讲,“好孩子是夸出来的!”母亲虽然没有文化,但是在教育子女上有许多朴素的哲理。

不变的是一直延续的浓浓的爱。我是家里唯一的也是最小的女儿,两位哥哥大我很多岁,印象中的他们已经去县城读书了,我的童年,享受了母亲全部的爱。还记得跟她上田时,她总是走在我前面,在杂草中替我开辟小路,遇到有露水的早晨,还会抱起我,深怕露水打湿我的衣服,山杏熟了,总是想方设法给我摘杏子。后来我上学了,寄宿制学校,每每回家的时候,总能看到母亲倚靠在村头等我的身影,回到家,推开门就能闻到那熟悉的美味……母亲总是在我们的睡梦中开始她一天的忙碌,又在我们的另一个睡梦中结束她一天的劳作。这世上只有唯一闭眼就能感觉到母爱,任何人的怀抱都没有那么馨香

又一年,那些变了的


生活,在喜怒哀乐间走走停停。那些不变的是感情,又是一年的农历八月,让我向您娓娓道来那些变了的365天。

今年,我们家盖了新房子.红色的琉璃瓦,白色的瓷砖,透明的落地玻璃窗,村子里新建的混凝土路一直修到家门口。 今年,大哥换了新家,三室一厅的起居室,冬天有地暖。我们家又来了新成员,二哥喜添男丁一名……

今年,您最放心不下的小女儿真的长大了。步入了社会,有了稳定的工作,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变成了您期待的有出息的人。虽然离家很远,但是项目领导、周围同事,对我很好。工作上,对我悉心指导,生活上更是关心备至。新的生活,并没有让我并没有让我感觉到陌生和彷徨,更多的是充实而充满挑战……我的生活还在继续,这份思念之情越来越浓郁,占据了心田。不是淡漠,而是升华,成为人间天堂中精神链接点。

曾经看到过韩寒的这样一句话“对于死,我一直是这么觉得,他们并没有离开世界,他们只是离开了人间。他们一定和我们分享着同一个世界,用不同的生命模样。”我喜欢这句话,我觉得母亲也还一直存在于我的生活中,只是用不同的生命模样。她给我的母爱足以温暖我的一生,足以照亮我的一生。

又一年,尽管路程遥远,也约束不了我为你的坟头插上一株康乃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