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风采 > 散文随笔 > 正文

物质世界的巨人 精神世界的侏儒

来源:沧州项目部   作者:段东方   摄影作者:   编辑:杨维婷   阅读:268   更新:2018年09月21日  

         近日,有幸拜读了由汤明先生所作的《文明、时代和我们》,整篇文章立意深远,可谓是“笔落惊风雨”,给我们带来了一顿中华文化的大餐。在下愚钝,通读几遍、细品几道也还没有找到先生的频率。就不知廉耻的截取这引起我共鸣的部分作个文章。

“不读经典,中国就真要变成一个“想做奴才而不得”的国家了!”

文章第一节指出当代中国人的生活现状——中国人拿着手机打游戏,沉溺于韩剧、港剧、好莱坞大片时,他们含着“奶嘴”快乐至死、娱乐至死,或守着中国传统的“药罐子”(麻将、二人转等),不思考任何国家和民族的事情。

振聋发聩,引人深思!

我们有中华五千年的璀璨文明;我们有无数先贤圣人留下的文化瑰宝;这本来应当是我们当代人争先恐后去学习的巨大的精神财富,然而,我们每天又正在做些什么?

这是最强的时代,我们的综合国力处于前所未有的巅峰;这是最好的时代,我们的民族自信强于任何一个时期;这是最美的时代,我们的基础建设列于世界的前排。。。。。我们有太多太多可以炫耀的资本,但世界上永远不存完美的事物!

人生最大的病根就在于我们从来不愿意睁开双眼看一看世间的真实现状。胡适之先生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明明是男盗女娼的社会,我们偏说是圣贤礼仪之邦;明明是赃官污吏的社会,我们偏要歌功颂德;明明是不可救药的大病,我们偏说一点病都没有!却不知道,若要病好,须先承认有病,若要政治好,须先认现今的政治实在不好;若要改良社会,须先知道现金的社会实在是男盗女娼的社会。虽然这句话放到现在是不贴切的,但其中蕴含的道理在如今是依然适用的。我们要时刻进行自我批判,我们要反思我们的社会还存在什么问题,我们要直面这些问题,我们要致力于解决这些问题。毫无疑问,我们当今的政治是伟人的政治,当今的经济是发达的经济,当今的外交是大国 的外交。但是,我们的文化呢?我们是否应当去承认中华上下五千年文明沉淀下的文化瑰宝已经被我们当做鸡肋,我们不舍的扔掉,却又很少有人品味。

当代中国人的思想世界正经历着毁灭性的坍塌,我们的年轻人去追逐明星,追逐流行音乐,追逐低三下四、对人性各类欲望无限放大的东西。当青年和精英最后一丝锐意进取的勃发姿态,被充满虚无、颓废、庸懦的娱乐八卦消磨殆尽的时,我们的内心也将只剩下荒芜和空虚。

我们不能说是物质上的满足带来精神层面的匮乏,当今社会大部分人都在追求利益,是的,资本自从来到这个世上每个毛孔都充斥着肮脏的血液,但社会的发展,人类的进步是离不开资本的。没有资本的支撑与催化,我们的现实世界也会崩塌。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伟大的灵性的人类要做资本的奴隶。我们是否该认为,一切外在事物的终极使命就是为了我们的精神世界服务,如果是这样的话,在我们追求外在事物发展的同时,我们的精神世界就该这样停滞不前甚至是倒退么?在我看来,我们在不遗余力的追求物质水平高度发展的同时,也不应当忘记精神世界的丰满。人,终究要有心灵上的归宿。

恕我愚钝,想不出太好的解决办法。只能戳出痛处、大声呼吁。如果硬要说几点想法,也是可以的。首先,我们应当反思我们的教育体制。很多人在抨击我们的教育,这并不是空穴来风。事实如此,我们的应试教育会培养出一批批专业人才,为什么只能是专业人才而不是品学双优的全面人才。“治大国若烹小鲜”,教育制度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清末统治者悍然废科举制度,这一举动割裂了选官制度与儒学之间的联系,动摇了清朝的统治基础,间接的导致了其灭亡。我们的教育制度要不要改?怎么改?什么时候改?这些问题留给专家讨论,我们只需明确的是,优秀的教育制度培养出来人,是拥有中国传统文化精英思想的各个行业的专业人才。

其次,面向全社会的正面引导。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认为,人类需求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实现需求。我们多数人处于第三层、第四层,如果我们能将对于传统文化学习的嵌入社交需求、尊重需求里,社会发展的天平是不是会由此倾斜。试想,如果整个社会将个人传统文化素养像其穿衣吃饭那样看待,那时,缺失传统文化素养的人就像没有穿衣服一样,将找不到归属感,每个人都将是传统文化学习的参与者与监督者。但这种现象仅仅随着社会本身的发展去协调,还是不太现实,所以我们可以借助公权力。具体怎么办,我讲不好。我只希望如果下定决心要做,就一定不要流于形式。

断章取义的胡乱写了一大通,诸位看完受累也受苦了。